什麼是可娜咖啡,它是如何來到夏威夷的?

說到在美國種植的咖啡,人們首先想到的是kona,我們就叫它可娜吧。我至今都還記得,第一次喝夏威夷可娜的時候,被那醇厚均衡的風味所吸引,確實擁有屬於自己的風味特色,也一度程度高價值咖啡豆的代名詞。其實美國可以種出咖啡豆的地方可不只夏威夷,在南加州、在佛羅里達州都有一些人在種植咖啡,只不過夏威夷種植的咖啡是海拔最高的,也是相對價值最高的。

在那個崇尚牙買加藍山咖啡和貓屎咖啡的年代,真的沒有什麼比可娜咖啡更適合被人們定義成“高級”的了,確實在我們還懵懂咖啡是什麼味兒的時候,可娜的出現,無疑是讓人們感受驚豔的風味表現了。時至今日,雖然我們身邊出現很多不同風味特色的豆子,但可娜那種醇厚與均衡,始終是記憶裡的一抹懷舊風味。

那麼到底什麼是可娜,它又是如何進入夏威夷的呢?今天就借助一些相關報導和資料介紹,和大家聊聊這個話題。其實在我看完整個相關介紹資料和報導的時候,我會發現原來這是一個充滿殖民色彩的歷史性話題,事實上,咖啡或多或少都會和殖民、階級等話題關聯,也是人們對於一段歷史的回溯吧。

首先要明確的一點,可娜的定義是基於區域而不是豆種,可娜不是一個特定的咖啡品種,而是更廣泛地指阿拉比卡品種。可娜之所以叫可娜,就像香檳和波旁酒一樣,是取決於它的種植地,一款咖啡要被認為是可娜,它必須是在夏威夷大島南北可娜地區的Hualalai和Mauna Loa山坡上種植的。在這會有可娜鐵皮卡、可娜紅波旁,設置還有可娜瑰夏。

根據相關資料來看,第一種有記錄的咖啡植物於1817年,通過一個名為Francisco de Paula Marín的人傳到了夏威夷,而後他還將葡萄和菠蘿引入該島嶼。直到八年後,歐胡島(美國夏威夷州的一個島名)的Boki酋長從巴西進口植物,咖啡的種植才在夏威夷紮根。美國的基督教復興運動時期,向夏威夷派出了許多傳教士,咖啡被用作破壞夏威夷權力結構穩定的工具。

塞繆爾·魯格是第一批傳教士之一,當他被調到可娜地區時,他帶了一些咖啡樹,他這麼做的原因是,在19世紀30年代將私有財產合法化,咖啡的種植會使傳教士在經濟上有可推行的抓手,讓夏威夷人脫離他們的傳統權力結構,使他們能夠開始購買土地並積累經濟實力,咖啡也在那段時期裡成為受歡迎的作物,尤其在淘金熱期間,咖啡可以很容易地進行交易並收穫買家。不過20年後,當糖變得更有利可圖時,咖啡就明顯下降了。

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正是醣類作物使咖啡在夏威夷得以生存。因為當時地主們會把日本和菲律賓的勞工帶到他們的糖廠工作,工作條件是很艱苦的,一旦勞工的合同到期,為了能讓自己在這紮根留下來,就會租賃一塊5至10英畝的土地轉換種植咖啡,使他們有一些經濟獨立。

直到20世紀80年代,可娜才成為著名的高端咖啡,甚至一度所謂“100%可娜咖啡”也成為一張王牌,每袋售價高達50美元以上,也完全不輸現在的瑰夏呢,甚至這種印像一直保持到今天。咖啡可以作為100%科納咖啡或可娜混合咖啡出售,關於可娜混合咖啡一直都是夏威夷許多種植者爭論的一個問題,夏威夷法規要求至少有10%的咖啡符合可娜標準才可作為這樣的信息進行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