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使命團波旁咖啡-朝見波旁王朝

法國使命團波旁咖啡

根據世界咖啡研究中心(World Coffee Research)的資料,波旁這個品種來自於也門,是鐵皮卡的自然變種。因此這咖啡的遺傳起源,被定義為波旁鐵皮卡群屬(Bourbon-Typica Group)。從也門開始,波旁和鐵皮卡的後裔遍布世界各地,形成了現代阿拉比卡咖啡種植的基礎,也開創了人類各時代的咖啡品飲文化。波旁咖啡的得名,與法國人17世紀在非洲外海印度洋西部,馬達加斯加島嶼以東680公里處的一座稱為波旁的殖民島嶼有關。

這段由法籍宣教士所展開的也門波旁咖啡全球分種之旅,較早為人所知,且載入史冊。因而這肩負宣教拓荒使命的波旁咖啡,被稱為:French Mission Bourbon法國傳教士波旁。1663年法國人定居波旁島,1700 年代初,法人將波旁從也門引入波旁島種植(現稱留尼汪島La Réunion),給這批也門咖啡起名為波旁咖啡。
據史料考證,法國人曾在1708 年、1715 年和1718 年 ,三次嘗試將這種咖啡從也門引入波旁島。

於是波旁島成為十八世紀法國人培育也門波旁咖啡的苗圃,波旁咖啡一直到十九世紀中葉才被帶離該島,前往非洲及南美巴西種植,並開始廣傳。十九世紀中葉,法國聖靈會傳教士來到非洲,並於1841 年在法屬留尼汪島成立教團,隨著傳教士的宣教之旅,波旁咖啡開始被帶往非洲與南美種植。

印度波旁的故事

大約在1660年代,有一位來自印度的回教信徒-巴巴布丹到也門旅行,返國時帶回了七顆也門的咖啡種子,種於Karnataka卡納塔克邦的Chan d r agiri 錢德拉吉里山上。這批也門咖啡種子的品種來源,起初人們一直以為是鐵皮卡,後來因近代基因工程學的揭露,才發現原來是也門波旁咖啡的後裔。卡納塔克邦的錢德拉吉里山上因此從遺傳學上的揭露,這批來自也門的波旁咖啡,成為如今種植於印度的肯特Kent、庫格Coorg,和邁索爾Mysore等地區的波旁咖啡。

在20世紀初葉的時候,這些印度的波旁咖啡,被帶到東非列強的殖民地種植,成為今日許多非洲國家流行的波旁品種。傳播路線:也門→印度(1670年代)→肯尼亞(1920年代) →盧旺達與布隆迪。Jac kson傑克遜品種是1900 年代,在印度邁索爾的一名咖啡農,他在農場發現了對咖啡葉銹病具有耐受性的波旁咖啡。1920 年代,這些樹的幼苗被送往肯尼亞和坦桑尼亞咖啡研究站,之後這批咖啡成瞭如今在盧旺達與布隆地種植的Jackson傑克遜品種。

美洲的波旁突變種

1860年代,首批波旁咖啡定居於巴西,經過落地生根與繁衍,波旁咖啡在美洲經過近百年的繁衍,開始出現突變品種。Yellow Bourbon 黃波旁是1930年代,於巴西Pederneiras(SP)附近一間紅波旁農場所發現。巴西Campinas農業研究所(IAC)開始對這咖啡進行研究,並於1950年代發布幾款黃波旁的商用品種。黃波旁成熟時間較快,但是產量比紅波旁低,對葉銹病的抵抗力也比紅波旁弱。但黃波旁的甜味、香氣都較紅波旁明顯,且有明顯柑橘酸質。2017年,一款巴西黃波旁在COE日曬組類別中,獲得92.33分。

Orange Bourbon橙波旁與黃波旁同,這也是波旁咖啡果實顏色基因的自然突變種,首先在薩爾瓦多發現。這種植物的櫻桃通常是桃紅色/粉紅色,有時也被稱為“粉波旁”,但這個容易與哥倫比亞的另一個粉紅波旁混淆。(哥國的Pink Bourbon在2021年的COE已更正,認定其應該屬埃塞俄比亞咖啡品系,而非波旁家族)。

Caturra卡杜拉,是波旁咖啡的矮種(侏儒症),它的名字來源於瓜拉尼語,意思是“小”。它於1915 年至1918 年之間,發現於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的一個咖啡種植園。巴西坎皮納斯聖保羅州的農學研究所 (IAC) ,自1937 年起對卡杜拉進行選擇,但該品種從卻沒有在巴西正式發布,反在中美洲流行普遍。

Villa Sarchi薇拉薩奇(也稱為La Luisa 或Villalobos Bourbon),也是波旁咖啡的矮種(侏儒症)。Villa Sarchi薇拉薩奇在1950年代,首度於哥斯達黎加的阿拉胡埃拉省西北部地區發現,薇拉薩奇以能適應高海拔種植條件和耐強風聞名。1974 年薇拉薩奇由IHCAFE 引入洪都拉斯種植。

Laurina尖身波旁,是波旁種裡最古老的一個自然突變種,它的目數小,兩端尖,故有尖身波旁之稱,英文命名為Bourbon Pointu。Laurina尖身波旁咖啡聞名於18世紀,但其後因遭遇一系列葉銹病等疾病侵襲,此品種咖啡一度於1942年被傳滅絕。

直到2001年,尖身波旁才又在波旁島重新發現,其後經由法國科學家與日本上島咖啡栽植复育,2007年尖身波旁開始少量問世,因為物稀為貴,問世的價格比藍山高出四倍之多。尖身波旁以”低咖啡因”特色聞名於世,這品種咖啡的咖啡因含量,只有一般阿拉比卡品種50%,綠原酸含量也低於平常20%。

美洲的其他波旁品種

有些波旁咖啡沒有明顯的突變,但是因為其一些特色,而被賦予其它的新名稱。Bourcon Aji辣椒波旁,這名稱出現在2021年哥倫比亞的COE第六名得主的品種描述。據農場主人表示,這株波旁的成熟櫻桃氣味,帶有紅辣椒的味道,與咖啡園中其它波旁咖啡不同,因此他獨立取種種植,並將其命名為辣椒波旁。目前尚不清楚該波旁的氣味,是否只是微氣候下孕育的風土味,還是真的為一個新的波旁咖啡突變種。

Stripped Bourbon條紋波旁,同辣椒波旁,都是在近年來在哥倫比亞的慧蘭地區發現的不尋常波旁。種植條紋波旁的農場叫做的La Palma,種植者是Cesar Morales,這是由澳洲的Project Origin團隊在哥倫比亞發現的。這種紅波旁咖啡果實上,帶有一些黃色條紋,條紋波旁咖啡的花香與甜感較高,農場主人將其命名為條紋波旁。

波旁咖啡的風味

整理完波旁咖啡今日在美非兩洲咖啡生產國發展近況後,本文最後要來聊聊波旁咖啡的風味特質。波旁咖啡是鐵皮卡的自然突變,是一種高質量、中等產量的咖啡,以其甜味而聞名。然而,它對葉銹病、咖啡漿果蛀蟲和其他病蟲害的抵抗力較低。

波旁咖啡在海拔1,100 至2,000 米的高度生長最好。它咖啡質量與Typica 品種相似,但產能卻高於鐵皮卡品種20% 到30%。這也是波旁咖啡能在19世紀,快速受到拉丁美洲咖啡園主歡迎的主要原因。然而,與其他常見的咖啡植物(如波旁衍生品種Caturra、Catuaí 和Pacas)相比,波旁咖啡仍是生產力較低的品種。這也是如今更流行的是波旁衍伸種,而非波旁的原因。

波旁咖啡的葉子大而寬,邊緣呈波浪狀,與其他咖啡樹相比,往往有更多的次生枝。波旁咖啡因為其複雜的酸度和美妙的平衡而受到重視。波旁咖啡的甜感突出,帶有焦糖的質量,清脆的酸度以及花香,但根據種植地點的不同,它會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風味。

例如薩爾瓦多的波旁咖啡,可能有較多奶油及太妃糖的味道。至於橙色波旁,則有更明亮的花香。至於黃波旁則有較明顯的酸度,還有果乾的風味。而非洲的波旁咖啡則果味較突出。與鐵皮卡不同,波旁咖啡迄今在許多國家,仍為主力種植的品種,墨西哥,哥倫比亞,哥斯大黎加與秘魯等國COE,仍可時常看到波旁咖啡的入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