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旁家族強大是精品咖啡杯測的常勝軍

波旁(Bourbon)

波旁種,是鐵皮卡(Typica)突變產生的次種,與鐵皮卡同屬現存最古老的咖啡品種,綠色果實成熟時會呈現鮮紅色。早期(咖啡史前)鐵比卡移植到也門後的變種,豆形從瘦尖變成圓身。1715年,法國移植也門摩卡的圓身豆到非洲東岸的波旁島(法國大革命後改稱留尼旺島Reunion)後才起名波旁。波旁圓身豆1727年輾轉傳到巴西和中南美洲、1732年英國移植也門摩卡到聖海倫娜島(後來囚禁拿破崙的地方)也是波旁圓身豆。

波旁變種—紅波旁

紅波旁一般咖啡樹開花結果後,咖啡果實的顏色變化是由: 綠色>轉微黃色>轉微橙色>轉成熟的紅色> 再轉較熟的暗紅色,因此也有人稱紅波旁種。其實紅波旁,也就是一般我們所說的波旁種。種在高海拔的波旁種,通常會有較佳的香氣,同時酸較明亮,喝起來甚至有類似紅酒的風味。通俗些講波旁種是一個咖啡樹種屬於阿拉比卡種中的一個分支,一般結紅色的果實,稱為紅波旁,除此之外還有黃波旁、橙波旁,黃波旁相對來說產量較低,不過品質較好。

波旁變種—黃波旁

黃波旁種則是波旁種與其他品種雜交而出。因其產量較低,且較為不耐風雨,未被廣泛種植。但是種植在高海拔地區時,會有極佳的風味表現,近年來較為常見。Yellow Bourbon,黃波旁,成熟後果實為黃色,最初在巴西發現,目前主要生長在巴西。通常認為,可能是由結紅色果實的波旁種與一個稱作““Amerelo de Botocatu””的結黃色果實的鐵皮卡變種雜交後突變而來。口感特性:甜美柔暢的果實甜感,明顯的堅果風味,均衡柔順的酸度,苦感微弱乾淨,含有濃郁的巧克力香氣和堅果風味,口感明亮清爽。

波旁變種—粉波旁

粉波旁,顧名思義它的咖啡櫻桃成熟後是浪漫的粉紅色。屬於十分稀有的新品種,它是由紅波旁和黃波旁雜交培育而成的。之所以說粉波旁是稀有品種,主要是想要保持這份漂亮的粉紅色是很難很難的,有時會收穫一些橙色的波旁,那是因為咖啡果實的顏色最終是由花粉粒裡面的隱性基因所決定。目前可以在哥倫比亞和危地馬拉看到粉紅波旁的身影。粉波旁咖啡為例,大約1800顆咖啡樹,一產季下來每棵樹大概產出1.8kg鮮果,經過去果皮肉處理,得到0.36kg左右的咖啡豆。在一個正常的產季裡,這批咖啡的產量只有不到650kg。口感特性:甜橙、甘蔗甜、愉悅果汁感,小番茄。

波旁變種—尖身波旁(Bourbon Pointu)

1810年在波旁島發現,豆體從圓身變為尖身,咖啡因含量只有一半;但量少體弱,極為珍貴(多在實驗室培育)。

尖波旁另外兩個名字—勞瑞那(Laurina)、李霍伊(Leroy)

但都不如尖波旁名頭來得響亮。之所以稱為尖波旁,是因為豆形狹長,兩端是尖的,而原生種波旁(有人稱之為圓波旁)則豆體較短,輪廓略似橢圓形。由於風味好且咖啡因含量低(不太影響睡眠),尖波旁早在18世紀就受到世人喜愛,不少名人,像是法王路昜15,小說家巴爾扎克都是它的粉絲。18—19世紀的兩百年間,尖波旁在波旁島曾大面積種植。1800年還曾達到年產4千公噸的高峰,但隨後,颶風、火蟻、葉銹病等一連串的災難接踵而來,以至種植日漸減少。終於,在1942年,最後一批運回法國的尖波旁,只剩下可憐的兩百公斤,而且自此之後,尖波旁消失得無影無踪,連官方文書都不再提及。

1950年代之後,留尼汪島已經無人種植咖啡,島上的農業也完全轉向其他如甘蔗之類的農作物,咖啡與留尼汪島不再有牽連,而尖身波旁,被咖啡界公認為已經絕種。鑑於這款咖啡豆,銷聲匿跡了半個世紀,直到8年前才重現江湖,導致在國際市場上,產自原產地La Reunion島的波旁尖身。之後,哥倫比亞也才開始種植這款咖啡豆,多屆冠軍咖啡豆來源的Camilo Merizalde,敢接手這款咖啡豆的移植,因此這款每年全球產量寥寥幾噸的咖啡豆,身價不菲。風味描述:明亮酸味,藍莓、香草的氣息,絲絨般的滑順。

波旁變種—SL28 , SL34

二十世紀初法國、英國傳教士和研究人員在肯尼亞篩選、培育出來的波旁嫡系,百年來已適應肯尼亞的高濃度磷酸土壤,孕育出肯尼亞特色的酸香精靈,頂級肯尼亞咖啡都是出自這兩個品種,但移植其它地方卻即走味。肯尼亞咖啡等級依咖啡豆的大小而分為七個等級,且依味道由上而下分為六個等級的規格。肯尼亞最好的咖啡等級是豆形漿果咖啡(PB),然後是AA++、AA+、AA、AB等等,依次排列。上等咖啡光澤鮮亮、味美可口且略帶酒香。在味道上“肯尼亞AA”尤其深受好評。

波旁變種—卡杜拉( Caturra )

它是五十年代在巴西發現的一個波旁的單基因變種,產量能力與抗病能力都比波旁佳,樹株較矮,方便採收,可惜的是,它遇到了和波旁一樣的問題—結果一年休息一年,風味和波旁豆不相上下或會稍差。但是它的適應能力更強,能高密度栽種,不需要遮陰樹,直接暴晒在艷陽下也可生機勃勃,因此他也有個名稱叫「暴晒咖啡」(Sun Coffee)。卡杜拉適合於700米的低海拔至1700米的高海拔區,但海拔越高風味也越佳,產豆量也相對減少。中南美洲也有變種的黃色卡杜拉,但風評不如黃波旁。

波旁變種—卡杜艾( Catuai)

卡杜艾是新世界與卡杜拉的混血,可謂是混二代。它繼承了卡杜拉樹身低的優點,也彌補了阿拉比卡果子弱不經風的缺陷。結果紮實,遇強風吹拂不易掉落。最大的遺憾是,它的整體風味比卡杜拉略單調。卡杜艾也有紅果、黃果之別,紅果相比黃果而言更常得獎。卡杜艾、卡杜拉、新世界、波旁並列為巴西四大主力咖啡品種。

波旁變種—帕卡斯( Pacas )

在薩爾瓦多發現的波旁變種,1935年,薩爾瓦多咖啡農「Don Alberto Pacas 」篩選高產能的聖雷蒙波旁品種移入農莊栽種。1956年,他的咖啡樹結果量高於同種類咖啡樹,弗羅里達大學教授「Dr. William Cogwill 」確定了這是波旁發生了基因突變,為其命名為「帕卡斯」。帕卡斯產量高,質量佳,在中美洲頗為流行,薩爾瓦多目前有68%屬波旁品種,帕卡斯就有29%。與巴西的卡杜拉(Cuturrra)和哥斯達黎加的Villa Sacrhi相似。如今帕卡斯已經構成薩爾瓦多約25%的咖啡產量,產量高,一直很受歡迎。它出產的咖啡甜度高,近似波旁,但酸味比波旁更為明亮。

波旁變種—薇拉莎奇( Villa Sarchi )

1960年代最先在哥斯達黎加發現的波旁變種,近年常出現在杯測優秀榜內,可謂後勢看俏的黑馬。這是一種透過紅波旁樹種雜交所育出的奇珍品種。抗強風、喜好高海拔環境,擁有絕佳的酸度與各種紛陳的水果氣息,甜度高,有明亮細緻柑橘的酸香與較低沉的葡萄乾與堅果香氣,複雜度頗高平衡感十足。也是矮種波旁,發現於哥斯達黎加西部山谷的莎奇村,適合高海拔有機栽培,果酸活潑,焦糖味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