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愛去的咖啡館,名字很藝術

布拉格的歷史悠久,並且融合了多種文化。布拉格是曾經的奧匈帝國的一部分,而奧匈帝國的首都則是維也納。我們前面已經介紹了維也納盛行的咖啡文化,因此不難想像, 在布拉格, 我們也可以見到和維也納相似的咖啡文化傳統。與維也納的咖啡館相似,布拉格的咖啡館也是一個供人休閒、自省和交流的所在。在那裡,顧客不會被催趕,因此可以從容、自在、單純地與好友對話,與自己相處。20 世紀初,在席捲全球的“大蕭條”到來之前,咖啡館在布拉格進入了黃金時期。它們無處不在,而且大都取得了商業上的成功。在一些街道上,咖啡館接踵而至,導致那些喜歡咖啡館的人們可能穿過一條街道就得用上半天的時間。充足的財富使得上百家咖啡館在繁華的布拉格市中心遍地開花。可惜好景不長,當經濟蕭條來襲,首當其衝的就是這些咖啡館,隨後爆發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也使布拉格的咖啡館文化得不到復甦的機會。如今的布拉格也許恢復了昔日的繁盛,然而那種20 世紀初咖啡館林立的場景似乎也只能在老照片中存在了,給人念想,給人遺憾。

盧浮咖啡館的輝煌

1902 年,有兩場關於法國藝術的展覽在布拉格舉行。第一場是羅丹的雕塑展覽,而第二場展覽的主題則分散些,名為“法國現代畫展”。這兩場展覽都在布拉格引起了轟動。同年,一家名為“盧浮”(Louvre)的咖啡館在布拉格市中心開張。顯而易見,咖啡館的名字就來源於巴黎的盧浮宮。而咖啡館自成立以來,一直是藝術的支持者。咖啡館中的畫廊還展出了捷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讓顧客在品嚐咖啡之餘,還可以感受藝術的美好。1921 年成立於倫敦的國際作家協會(PEN International)與盧浮咖啡館也有很深的淵源。1925 年2 月,盧浮咖啡館舉辦了國際作家協會的第一屆全體大會。這次大會由國際筆會捷克斯洛伐克分會的會長卡雷爾• 恰佩克(Karel Capek)主持。恰佩克後來被7 次提名諾貝爾文學獎。因此,盧浮咖啡館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作家光顧,他們把盧浮咖啡館當作自己的辦公室,甚至連給出版商和編輯們寫信用的都是咖啡館的信箋。愛因斯坦曾經在布拉格的德國大學工作過一年。在這一年裡, 他也是盧浮咖啡館的常客。他經常在那裡與數學家喬治• 皮克(George Pick) 會面。愛因斯坦是在皮克的推薦下在布拉格獲得教職的,皮克還一直向愛因斯坦介紹意大利數學家庫爾巴斯托羅(Curbastro)和奇維塔(Civita)在張量分析方面的理論,而這些理論在愛因斯坦後來研究相對論的時候起到了很大的幫助作用。1948 年,盧浮咖啡館在開張營業將近50 年後被迫停止營業,直到20 世紀90 年代,當時年僅26 歲的希爾維奧• 施波爾(Sylvio Spohr)出現,盧浮咖啡館才得以恢復往日的面貌。1992 年,盧浮咖啡館重新開張,現在每天依然有大量客人慕名到咖啡館喝咖啡、品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