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傳承超一個世紀

你可能沒有聽過一座咖啡園,能傳承超過一個世紀!

這就是谷泉咖啡莊園,大約有六公傾,目前育有約莫三千株不同品種的咖啡樹,園內規劃各個種植區域,分別種下不同品種的咖啡樹,以便觀察記錄荷苞山的風土,育孕各個品種咖啡的歷程與生長成果,研究那些品種適合用甚麼方式培育,在這片土地上得以生產出質量最好的咖啡!
莊園現由第三代咖啡農劉易騰接手,因為爸媽不希望他留在家里辛苦務農,15歲就離開家園去外面的世界闖蕩,但不管人在哪裡,心總是牽掛咖啡山里的爸媽和家園,最終還是為了家人回家接手祖父傳下來的咖啡園,他決定將家園轉型成咖啡實驗和傳承荷苞山咖啡人文的教學基地,務農交給父親當保持活力的運動,自己努力學習成為專業的咖啡講師,讓學員來到這裡,可以完整體驗從一顆種子到一杯咖啡的歷程,整座咖啡莊園成了最好的教室!

園內還特別闢了一處擺放各種咖啡樹種的盆栽區,種植阿拉比卡的各種旁支、藝伎、黃波旁、帕卡斯、利比里亞、羅布斯塔、肯尼亞…等咖啡樹種,這些在劉易騰進行教學時,可以帶領大家親眼看見世界各地著名咖啡樹種的原生模樣及特性。劉易騰認為喜愛咖啡的人,應該都要從產地的種植過程開始體驗,唯有進入產地,親自接觸咖啡樹與咖啡果實,才能深度體察風土如何影響咖啡的種植,以及形成風味的特殊性。

每年九月開始進入咖啡豆的採收季節,這時候許多喜歡咖啡或者從事咖啡職業的人,會前來谷泉咖啡莊園,跟隨著劉易騰的帶領,觀察今年黃波旁、阿拉比卡各種旁支的咖啡豆生長情況,並採集試吃成熟的果肉,澄黃的黃波旁果實,擁有獨特的芳香清甜,紅色成熟的阿拉比卡果實,果肉飽滿,香醇甜鬱。劉易騰會依採收當下的天候條件及果實的甜度,教大家判斷豆子採收後的狀況,最適合哪種後製處理方式會產生最佳風味,這些從產地源頭就得為風味把關的智慧,就是劉易騰致力將這座園區成為最佳咖啡產地教室的關鍵原因!

劉易騰說,打算要以咖啡為職業的人,必須更細心熟習豆子採收後的所有後製處理流程,因為每一個步驟都是影響風味的關鍵,做的好才不辜負咖啡農花時間孕育的好豆子,處女座的劉易騰相當追求細節的完美,為了嚴格把關咖啡豆的後製處理流程,設置完整的設備,採收完立刻判斷豆子適合做甚麼處理法,使用去果皮的機器後分別處理。像是日曬充足下採收,甜度飽滿,適合無水脫完果皮,保留甜美果肉和果膠進行蜜處理;而陰雨天採收,果實浸潤過多的水份,做蜜處理及日曬只會更耗時,做半水洗處理反而會是最佳狀況,去除果肉後靜置發酵十二小時,讓果肉和果膠自動脫落,再用活水清洗三次,進行風乾曝曬。

原豆曝曬處理完成之後,還要把握時間進行脫殼機、拋光脫膜機把豆子處理得更乾淨,再使用專門的目網過篩器具,篩檢出標準大小,最後人工把關挑掉有瑕疵的豆子,確保質量後才能封袋保存,等待適合的時間再行烘豆。

來到谷泉咖啡莊園,除了認識咖啡產地和體驗完整咖啡後製流程,劉易騰還特別規劃讓學員親手試試直火烘焙豆子,體驗手中的咖啡,在一爆的時候飄散咖啡香氣,每每到這個橋段,不論是大人和小孩都會驚呼讚歎:「咖啡好香啊!」,這也是劉易騰在咖逼山與阿公最美好的回憶,也是因為這一切把劉易騰呼喚回來家鄉,把荷苞山的台灣咖啡人情味好好的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