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咖啡館,重新吹起曲奇杯熱潮

一次性餐具,無論是杯、盤、刀、叉、筷子等,都是環保禍源…其中紙杯最大問題在於需要砍伐大量樹木作為製造的原材料,但一個紙杯的壽命最多就是喝飲料所需的一個小時,用過即丟,加上紙杯內壁多塗有聚乙烯,難以回收。據不完全統計,全球每年有超過10億個一次性杯子因不能得到妥善的回收處理,而成為潛在的廢棄物,其中大部分來自咖啡店。

但是讓咖啡店減少使用一次性杯子談何容易,因為大部分消費者去咖啡店都是外帶咖啡為主,讓大家隨身帶著環保杯也是挺難的…怎麼才能讓咖啡消費者不用自己帶著環保杯到處跑,又能減少一次性杯子的使用呢?在2014年,一位美國咖啡店主通過在甜筒裡塗抹巧克力醬的的方式,製作出了可食用的咖啡杯。但弊端就是巧克力融化後,咖啡就會漏出來,咖啡只有10分鐘的享用時間,而且每一位使用可食用杯子的客人,都必須得吃巧克力。因此甜筒杯被發明出來後,並沒有得到廣泛的認可。

後來肯德基在2015年的時候推出了限定款的可食用曲奇杯,相比起初代版的甜筒杯,曲奇杯的質地要堅硬不少~杯子裡面也採用了更少的、耐熱的巧克力醬進行塗抹,更加適合用於咖啡飲品的裝載。

由於當時肯德基也是研究的階段,並沒有將曲奇杯廣泛推廣起來,但是給到不少其他國家的食品公司靈感,因此從2016年開始,就有很多地方的咖啡廳開始提供起了可食用的曲奇杯。雖然有咖啡店願意使用曲奇杯進行出品,但是因為需求率不高,食品公司並未進行量產,因此一個曲奇杯的價格是一次性杯子的上百倍,產品的價格也是提高了不少,而且裝載飲品的時間也只有30分鐘……因此曲奇杯雖然火了一輪,但最後還是沒有被廣泛普及起來。

在大家都快忘記曲奇杯的時候,疫情的機緣巧合下,它們再一次被重視了起來,並進行了升級改造。比起第二代曲奇杯,第三代的燕麥杯採用的是燕麥麩和雞蛋製作而成,通過特殊工藝進行壓制後烘焙,不需要塗抹巧克力醬也可以達到防漏效果~升級後的燕麥杯可以裝載85攝氏度的飲品12個小時都不漏。燕麥杯本身沒什麼甜味,吃起來的口感也像鬆餅一樣,材料的使用也只有燕麥麩和雞蛋,因此一個杯子的成本也只有曲奇杯的1/4。

有些事情就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除了大家環保意識的加強,疫情也不允許咖啡店提供可反複使用的玻璃杯,因此意外推升了可食用杯的需求。有很多地區咖啡店重新使用起了可食用杯子,並大受消費者歡迎,一些店家表示:雖然產品價格會高一些,但是顧客越來越意識到其消費對環境的影響,因此大家反響巨大,且非常積極!相信可食用杯子將會被廣泛運用起來。

雖然有很多國家推廣起了“出租能循環使用杯子”杯子的服務,但消費者會經常忘記帶上自己的杯子,去咖啡店的時候依舊會依賴使用一次性杯子。之前咖啡工房就曾經報導過多地區星巴克推出了“借杯”服務,只要交付1美金的押金“借走”一個杯子,在使用完後換回去,就可以退換押金並獲得積分獎勵。

杯子被回收後會進行統一的消毒處理,但是消費者表示這並不能環保多少,浪費水還要不能確保杯子的干淨程度,還不如重新提供堂食馬克杯或者重新開放自帶杯服務。因此借杯服務推出一年多以來,反響都沒有燕麥杯回歸幾個月來得好…

不過燕麥杯依舊存在著bug,就是沒有蓋子,以及不少消費者對麥麩和雞蛋過敏,因此很多地區的食品公司也在加緊研發無麩無蛋版本的可食用杯和蓋子部分,希望能將可食用杯廣泛運用起來。有澳洲食品公司負責人表示,雖然現在可食用杯子的成本依然需要1.5美元一個,但只要能被各大咖啡店廣泛運用起來,那杯可食用杯的價格可以降到1美金以下。

碼字員記得國內也曾經流行過用曲奇杯裝咖啡,但是最後也是因為巧克力以及成本的問題,並沒有被廣泛使起來。如今有新的製作技術了,國內的食品工廠快快安排起來!如果可食用杯子能被真正普及起來,其實也挺好的!因這樣就不用擔心喝咖啡會肚子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