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夏很多種,從瑰夏山採集往事告訴你之一

巴拿馬,你無權隱藏上帝的饋贈

巴拿馬的瑰夏咖啡,因翡翠莊園於2004年在最佳巴拿馬(BOP) 比賽獲獎,而為世人所知。翡翠莊園內種植的瑰夏咖啡,其種苗是19 60年代,得自哥斯達黎加熱帶植物研究中心CATIE (The Tropical Agricultural Research and Higher Education Center) ,種苗代號是: T2722。因此瑰夏咖啡並不是翡翠莊園專屬的,在瑰夏2004年奪得最佳巴拿馬冠軍時,瑰夏豆早已遍植於波奎特山區,這咖啡品種,非翡翠莊園的不傳之秘,種子遍地都有,只是沒有人知道怎樣好好的種植它。

當翡翠莊園連續於2004~2007以瑰夏咖啡四屆BOP冠軍後,許多巴拿馬農民都產生了巴拿馬愛國主義,想要把瑰夏豆保存在巴拿馬境內,視為國家咖啡資產不願意外傳。有新聞記者報導這件事,瞬間全球都聽說了。

時任SCAA主席的-泰德林格Ted Lingle ,在新聞披露的隔天,就發郵給翡翠莊園主人Price,告訴他對巴拿馬農民竟有這想法的不滿,泰德林格說:布萊斯啊,上帝把瑰夏贈與埃塞俄比亞,埃塞俄比亞送給哥斯達黎加,哥斯達黎加又送給巴拿馬,而今你們國家的小農居然想把這白白得來的瑰夏咖啡種子,護守在你們國境不外傳,事情有這樣幹的嗎? ‘

來自美國綠山咖啡G r ee n Mountai n Coff ee的質量控制經理唐霍利(Don Holly)擔任2006最佳巴拿馬的評審工作,他憶起杯測時喝到翡翠莊園瑰夏咖啡的感受,他說:”我是這裡最沒有虔誠信仰的人,但是當我喝到翡翠莊園的批次時,我彷佛在杯中看到上帝的臉。”到底,瑰夏咖啡是怎樣傳入巴拿馬的呢?講起這件事,要時光回溯到1930年代,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歐洲列強在非洲殖民地的經濟角力故事。

非洲殖民競爭促使瑰夏被送出國

卡法是百年前一個古老王國的名稱,卡法地區的原始林,被認為是如今阿拉比卡咖啡的基因寶庫,卡法野林保存有最多野生阿拉比卡咖啡品種,也包括了瑰夏咖啡的母種(雖然沒有人知道是哪一株)。1930年代,是卡法森林的瑰夏咖啡被帶出國的時間點。瑰夏咖啡是由一位英國上校,踏入卡法區的瑰夏山,收集原始林中野生咖啡品種,將之送往英國在東非的農業研究中心。英國上校的這趟採集之旅,與歐洲列強在第一次大戰後對東非殖民的競爭頗有關係。詳述這段歷史前,先跟小伙伴聊聊卡法這個地方。

卡法曾是歷史上一個部落王國,當年叫做卡法王國(Kingdom of Kaffa) ,它在1897年被埃塞俄比亞帝國併吞。併吞前,卡法王國的版圖可參考上圖,圖中列出了1989年時埃塞俄比亞帝國的版圖。橘色就是當時的卡法王國,它的領域並不像2022年南西人民自治州下的卡法地區一般大,但包含於其中。今天埃塞俄比亞卡法地區所以得名,就是紀念當年的卡法王國,並且也因為卡法地區居住著卡法部落民族的人。

1 930年代,全球的咖啡貿易已經非常興盛。亞洲與美洲的咖啡種植園都已經種植二百年,各處咖啡也都遭遇天敵”葉銹病”的殘害。在美亞咖啡種植園得利的歐洲殖民列強都十分緊張,動念到阿拉比卡咖啡的故鄉,想要找尋挽救咖啡經濟的辦法。位於卡法地區的咖啡原始林,在當時就已經出口不少野生幹咖啡,是埃塞俄比亞西南方野生咖啡的供應地。這地方被當時在肯尼亞與坦尚尼亞建立數處東非咖啡研究中心的英國盯上。於是1931年起,派駐於卡法森林附近的英國軍隊上校,奉英國大使之命前往卡法森林收集野生阿拉比卡咖啡的各類品種。為何是軍人前往收集種子?下圖可以幫助我們理解,當時英國與埃塞俄比亞的政治關係。

20世紀初期,德法英意等國都跑到東非來霸占地盤,利用殖民地來為他們本國謀求經濟利益。英國,就把埃塞俄比亞周邊圍繞起來,粉紅色就是英國的勢力範圍。綠色是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亞的勢力範圍,而卡法呢,就位於列強與埃塞俄比亞本土勢力的交界區。邊界總是有軍隊駐紮的,當時英國在東非的殖民領地,包含有蘇丹,烏干達,肯尼亞,坦桑尼亞。

所以1930年位於肯尼亞的英國農業總監下令,要對埃塞俄比亞野生咖啡品種進行普查。因為當時列強已經知道,埃塞俄比亞野生森林是阿拉比卡咖啡的發源地。這項調查旨在評估數百種“種質” (主要咖啡品種的小型突變),在其他英國殖民地種植的商業可行性。當年卡法鄰近的Gesha地區野林,生產咖啡的美味已廣為當地人所知,很自然英國駐紮該地區的軍隊上校,就前往Gesha野林采集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