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夏很多種,從瑰夏山採集往事告訴你之二

T2722在巴拿馬的成名

翡翠莊園如今可以靠T2722瑰夏咖啡功成名就,追根溯源是英國人當年的對研究阿拉比卡咖啡的起心動念。
只不過,翡翠莊園把T2722瑰夏當成主力,也是一場意外。原來當年哥斯達黎加的CATIE將T2722瑰夏小苗交給巴拿馬農民試種時,小農們並不滿意瑰夏咖啡的表現,普遍認為它產量低,不好喝,易破碎,不利收成。後來因為有些小農看它長得高大,又可對抗咖啡真菌,能適應高海拔寒冷的地方,所以留用沒有砍伐殆盡。
於是T2722瑰夏,被巴拿馬小農當作其它咖啡樹的保鑣,轉作防風林之用,而其僅夠塞牙縫的寥寥收成,也使它被混入其它主要咖啡樹的產能中,當作湊數的後備果實。直到翡翠莊園第二代主人的一個福致心靈,改寫了T2722的後半生。

翡翠莊園第一代主人是位瑞典裔的美國銀行家,他退休後在巴拿馬購買農場,想要好好過上舒服的退休日,結果差點被搞到破產。因為那個農場地勢太陡峭,咖啡生長後採摘不易,加上肆虐中南美洲的咖啡葉銹病,原本園中種植的咖啡樹,死的死傷的傷。農場只能生產奶牛,收入少跟投資報酬率不符,咖啡工人在陡峭地勢上摘咖啡又經常摔斷腿,雇主還要支付醫藥費。真的蠻慘的!

然後1999年葉銹病來襲,海拔1600米以下的咖啡樹死傷無數,老銀行家的兒子Price Peterson發現,他們1997年購自其他農主的新農場Jaramillo,竟然有咖啡樹倖存活了下來!於是Price Peterson決定把這些倖存的咖啡樹(他當時還不知道這是T2722)更多種植於Jaramillo地塊。因為看起來,這批咖啡對高海拔地區適應良好。然後就是2004年,翡翠莊園主人在早先的收穫季,決定將園中長相不同的咖啡樹分離處理杯測,不再混合收成,以找尋比較好的咖啡風味。

這樣做,使他發現T2722這批咖啡樹風味的與眾不同,他將這批咖啡獨立製作送交BOP參賽,於是瑰夏豆就重見天日了。如果不是將T2722瑰夏咖啡種往高海拔,也許翡翠莊園不會發現瑰夏的特殊風味。因為T2722早就種植與巴拿馬波奎特區四十載了,也從沒聽別說它的風味特別好。原來T2722是一種比較能在高海拔山區開花吐芬的咖啡品種啊,當年種植的地區都太矮的,所以它變成被人嫌棄的醜小鴨。而今在Jaramillo地塊最高海拔1700米種植的瑰夏咖啡,就是知名的紅標批次MARIO。而1650米種植的,則是Noria紅標的生長區。

瑰夏咖啡的風味?

因為瑰夏咖啡其實不只有一個品種,並且受限於各國的種植環境,也不都是高海拔如同翡翠莊園一般的生長環境。正如當年許多巴拿馬的小農都拿到T2722種子,但它還是沉寂了四十年,無人聞問。所以瑰夏咖啡的風味,就算是同一品種,也會受到生長環境的影響而有不同的個性。

至於翡翠莊園的T2722,當年杯測者給予的風味類型描述是什麼呢?它應該是有豐富花香、複雜精緻的水果色調,範圍從漿果、柑橘和芒果到木瓜、桃子、菠蘿到番石榴,帶有可可味,有佛手柑或橙皮的味道,且十分甜,沒有苦味,體感不沉重,較像茶。那埃塞俄比亞班吉馬吉瑰夏村的瑰夏呢?它的品種與巴拿馬的T2722不同,因為它是農場主人自行前往瑰夏山取種的,所以瑰夏村的品種是Gesha 1931與Gori Gesha。

Gesha 1931是瑰夏村主人杯測後,”認為”其風味輪廓與巴拿馬的T2722近似。但這只是杯測,沒有基因鑑定證實T2722與Gesha 1931屬於同一系統。事實上當年英國上校踏入瑰夏山採集的,是整座森林的咖啡,不僅僅是後來流傳到巴拿馬的T2722。沒有人知道到底T2722在瑰夏山的母樹是哪一株,自然八十年後重新踏入瑰夏山採種的Gesha Village主人,也無法肯定他在滿山遍野的原始咖啡術中採集的,就是T2722的咖啡。

說來也有趣,如今位於埃塞俄比亞班奇馬吉的瑰夏村Gesha Village,這主人當年會興起興建咖啡園的動念,還是因當他還是一位攝影師時,他跟著巴拿馬盧子莊園的主人William Boot,踏上遠征瑰夏山找尋瑰夏母樹的拍攝工作。所以,瑰夏村Gesha Vi l lage後來自己到瑰夏地區野林所採集的咖啡,自然不保證是T2722。如果你喝到瑰夏村金目標Gesha 1931,覺得與你印像中的巴拿馬瑰夏不同,也不用太大驚小怪。至於果利瑰夏Gori Gesha,則是瑰夏村主人取種自瑰夏山的另一株咖啡,他稱它為Gesha,但是否與真正的T2722係出同源,很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