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搞懂拉丁美洲咖啡品種的關係

鐵皮卡與它的自然突變種

想認識阿拉比卡咖啡品種的小伙伴,一定不要忘記鐵皮卡。儘管在當代的中南美洲,鐵皮卡的品系看起來已經式微,但這是地球上”最古老”的人工栽植品種。所有的咖啡都是源自古老的東非大陸,但頭先弄念把咖啡帶離原產地,到異鄉以”農業的方式”栽植與繁衍的是也門人。而鐵皮卡,就是也門栽種百年的最古老人工栽植品種之一,它也是17世紀歐洲列強八仙過海,各憑本事從也門盜種,以創造自己黑金海上貿易的目標。

最後是荷蘭人拔得頭籌,把也門的鐵皮卡弄回阿姆斯特丹植物園栽種取種,又因為荷法交好,法皇植物園也分到一株鐵皮卡小苗。所以多年過後,這些歐洲皇家植物園的小苗,就隨著荷法的殖民腳步,在南美和中美洲落戶生根,時間是1720年代。18世紀,整個中南美洲就是鐵皮卡一家獨大,吃香喝辣的局面。

一百年過去了,最早迎接鐵皮卡的南美國家巴西,在1870年發現了一株鐵皮卡的自然突變種,叫做:馬拉戈吉貝Maragogipe。馬拉戈吉貝Maragogipe這個突變種的特徵就是”巨大症”,馬拉戈吉貝不僅樹身比尋常鐵皮卡高大,連果實也是超大顆。馬拉戈吉貝Maragogipe這名稱,小伙伴有沒有感覺很熟悉?它就是我上週發文介紹的Pacamara帕卡瑪拉品種的父系親代品種。鐵皮卡就在此時,面對史上最大的天敵-葉銹病。1869年起,葉銹病無預警降臨阿拉比卡咖啡園,首先遭殃的是亞洲,包括印度、爪哇、斯里蘭卡的鐵皮卡莊園。葉銹病的威脅,促發了中南美洲咖啡園更換新種的動機,於是波旁咖啡登場。

波旁與它的自然突變種

紅線代表鐵皮卡咖啡,鐵皮卡是第一個抵達中南美洲的品種,它的移民時間早於波旁咖啡150年。藍線代表波旁咖啡,它是也門總督送給法國人的禮物,被法國人首先種植於東非外海的留尼旺島La Rénion(古名稱為波旁島)。在海權貿易興盛的列強殖民時代,歐洲各國對於咖啡黑金貿易的經營,採用美亞兩洲並進的佈局路線,因為歐洲自己的氣候不合適種植咖啡啊!

所以為了大賺黑金錢,且自己種賺才大,因此列強將咖啡種籽,帶到自己的殖民區種植。所以當1760年代,亞洲的鐵皮卡咖啡園遭受葉銹病猛烈攻擊時,歐洲列強就開始關心美洲鐵皮卡咖啡園,會不會跟著下一個遭殃。當時沒有很好的植物病蟲害學研究,列強想到最好的預防方式,就是”直接換新種”。

法國人動腦最快,他們想到在留尼旺島上,正栽種著另一個也是從也門來的阿拉比卡咖啡品種:波旁。於是,法國人把波旁咖啡弄回巴西栽種,開始預備對抗葉銹病之災,1870年起,巴西咖啡園就大量更換種植波旁咖啡,棄種鐵皮卡。波旁種下後的百年過去了,既然鐵皮卡咖啡都因為適應美洲氣候發生突變,難道波旁不會嗎?當然會啊,所以,最早栽種波旁咖啡的巴西,就在1915年發現了波旁咖啡的自然突變種:卡杜拉Caturra。

波旁咖啡的自然突變種-卡杜拉,與鐵皮卡的突變種-馬拉戈吉貝,狀況全然相反。卡杜拉是得了”侏儒症”,整個樹身比波旁咖啡矮小。至於中美洲種植波旁咖啡的國家,也開始出現自然突變種。例如哥斯達黎加就在1950年代,也發現波旁咖啡突變種:薇拉薩奇Villa Sache,這新種也是一種得侏儒症的波旁咖啡。卡杜拉Caturra與薇拉薩奇V illa S ache,都成為波旁咖啡的第二代強力接班人,遍植在中南美洲各國。然後呢,中南美洲真的開始面對”葉銹病”了,時間在1970年代。

非常不幸,葉銹病看起來是”無差別”的攻擊了鐵皮卡與波旁咖啡品種,和他們的第二代突變種。各國發現,必須要找到”抗葉銹病”的新品種,葉銹病使中南美洲的鐵皮卡與波旁咖啡園大量減產,導致重大的經濟損失。於是各國植物學家紛紛跳下來幫忙,想利用科學的技術”雜交”抗病的新品種。

抗葉銹病的人工雜交種

1920 年代的東帝汶島上,誕生了一種科學上不可能的咖啡品種– Timor Hybrid。不知何故,阿拉比卡咖啡和羅布斯塔咖啡( Coffea canephora )雜交,產生了一種天然雜交種,它是阿拉比卡咖啡植物,但其中含有羅布斯塔菌株的強健抗病基因。這個品種被植物學家賦予厚望,於是1950年被發現的二代波旁-卡杜拉咖啡,就優先被拿來嘗試與這個有抗病力的Timor咖啡雜交,出來的第一代F1種間雜交品種組,就是如今中南美洲各種抗葉銹病品種的親代-Catimor卡蒂姆咖啡。

卡蒂姆只是一個卡杜拉與蒂姆咖啡的第一代雜交,它的代號是T8667,它還需要透過選育技術來定性,所以卡蒂姆不是一個品種,而是一個具有相似血統的品種組。所以T8667 卡蒂姆又再經過各國農業專業選育後定性下來,成為各國真正交給農民栽種的人工栽植卡蒂姆,這些卡蒂姆在各國的新名稱都不同,但他們全都是T8667卡蒂姆咖啡。

關於卡蒂姆咖啡我前年報導過,想了解的可以點擊跳轉這篇《品種丨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卡迪姆的絕地反攻》,
具有抗葉銹病基因的Timor咖啡,除了與卡杜拉雜交變成卡蒂姆Catimor。也有科學家將它與另一株波旁咖啡突變基因雜交,變成薩奇摩Sarchimor品種組。薩奇摩Sarchimor跟卡蒂姆咖啡一樣,也只是F1品種,植物的特徵還在變化不穩定,要選育定性。薩奇摩Sarchimor品種組的代號是T5296。現在流傳在薩爾瓦多的Cuscatleco還有洪都拉斯的Paranaima,就是T5296的選擇。這兩種都已經定性,是人工可代代栽植的品種。

第三類抗葉銹病的品種,如今在中南美洲種植園繁衍最多,因為葉銹病一直都是各國咖農的心頭痛。為了減少農業損失,種植抗葉銹病品種成為必然的趨勢。所以抗葉銹病的品種親代,要不是從卡蒂姆Catimor選育,就是從薩奇摩Sarchimor選育,或者就是使用這兩個品種與其它品種咖啡繼續雜交,以得到更好的效果。

高風味的新咖啡移民

咖啡農業上的努力,從目標論有兩條路線,一個叫開源,一個叫節流。抗葉銹病的都算是節流型,是為了對抗農業損失而研發的品種。但因為包含有蘊藏羅布斯塔咖啡基因的Timor,通常來說這類咖啡的風味,會稍差一點,因為羅布斯塔咖啡本來就沒有阿拉比卡咖啡好喝。但既然一開始,鐵皮卡與波旁咖啡就是外來種,中南美洲本來就沒有自己的咖啡啊,所以各國為了增加咖啡貿易,找尋”好喝的咖啡”是一個方向。

大家紛紛把觸角伸入非洲大陸,重新挖掘更多好喝的阿拉比卡咖啡。以下咖啡就是屬於為了好喝的緣故,直接從原生地移種到拉丁美洲栽種的咖啡。包括有:來自埃塞俄比亞的瑰夏與Wush Wush。瑰夏算是成名最早的非洲品種新移民,瑰夏早在1960年代就移種到巴拿馬。Wush Wush則是在1980年代由哥倫比亞咖啡研究所Cenicafe開始發放種苗在該國咖啡園試種。

想更了解Wush Wush的小伙伴可點擊跳轉這篇《品種∣讓你喝了目瞪口呆的Wush Wush 》除了埃塞俄比亞,是非洲咖啡品種移民拉美的大國外,其它非洲國家的特殊豆種,也頗獲中南美洲咖啡園主的青睞。例如來自喀麥隆的爪哇Java,來自肯尼亞的SL28與SL34,來自蘇丹的蘇丹茹魅Sudan Rume等,如今也都常見於中南美洲的精品咖啡莊園。
2015年,代表澳洲出戰WBC世界咖啡師的Sasa Sestic ,就是憑藉蘇丹茹魅摘冠,使Sudan Rume這個品種一炮而紅。
非洲以外,波旁島的小摩卡Micro Mocha與尖身波旁Bourbon Pointu,也同樣因為高風味而受到另眼對待。

2018年,瑞士MAME咖啡的主理人Emi Fukahori,就使用來自巴西Daterra農場種植的尖身波旁,摘下WBrC世界冠軍寶座。另外還有兩個現在蠻知名咖啡品種,也常於中南美洲的COE競賽露臉,獲得名次也頗佳。不過他們的身世比較神秘,沒有人知道它們是從哪個管道進入拉丁美洲,只是因為基因鑑定的結果發現,它們是親源十分靠近埃塞俄比亞的非洲品種。這兩個咖啡就是奇羅索Chiroso與粉紅波旁Pink bourbon,都現踪於哥倫比亞咖啡園,但是由來不明。

其實,像粉紅波旁與奇羅索這類有埃塞俄比亞地方咖啡血統的非洲咖啡,大舉入侵中南美洲也不是一兩天的事。差別在於,這些咖啡往往都是由中南美洲的植物學家引入,作為”雜交新咖啡”的親代,比較少流落市面,單獨推廣種植。對拉丁美洲的植物學家來說,為國家研究新一代高風味的咖啡品種,取代古老的鐵皮卡與波旁咖啡,已經是一種趨勢了。這也就是本文最後要介紹的第五類流行於拉美種植園的咖啡品種,它們都屬於雜交品種,是農業實驗室的人工產物,非自然而生。

高風味的人工雜交種

之前說到,咖啡的品種要不就是原生種,直接從原始故鄉移種,像鐵皮卡、波旁,還有類4提到的20世紀新移民品種都算。除了原生種與它自己的自然突變種外,剩下的咖啡就是屬於”人工實驗室刻意雜交培育”的後代。雜交培育一般都會帶有目的性,例如前面的類3就是出於抗病需要。而今天題到的最後一種類5,則是出於更好的農業管理或促進產能,或提升現有品種風味的目的性而研發。2021年第一屆厄瓜多金杯賽中,大放異彩的兩個品種Bourbon Mejorado與Sidra,就屬於類五的代表佳作。

Bourbon Mejorado是由波旁咖啡與埃塞俄比亞地方咖啡雜交的高風味品種,有人深信其來源是厄瓜多的雀巢實驗室,但這品種不是被刻意發放,而是不小心流出。Sidra則是鐵皮卡與紅波旁的雜交種,同樣是在厄瓜多被發現,據信其品種來源也是雀巢在當地的農業實驗室。上週介紹的pacamara也屬於這類人工雜交種中的佼佼者,它是刻意選擇豆粒碩大高風味的馬拉戈吉貝Maragogipe,與樹身矮產能高種植管理容易的波旁自然突變種-帕卡斯pacas,刻意雜交而成。

至於耳熟能詳的卡杜艾Catuai,也是選擇高產矮種的波旁自然突變種卡杜拉,與波旁和鐵皮卡的自然雜交種Mundo Novo相互雜交而成,這個咖啡也變成巴西咖啡如今的主力品種。本文透過對種植目的的區分,將中南美洲各國咖啡品種類型進行一次關係梳理,希望這個分類對小伙伴理解中南美洲咖啡品種有所幫助。喜歡研究品種的小伙伴,歡迎使用本文提供的話題標籤,檢索今天類4提到的奇羅索Chiroso與粉紅波旁Pink bourbon,這些我也都曾撰文介紹。最後就是鼓勵小伙伴,多元嘗試不同品種的風味,促進個人感官對各國咖啡品種風味的鑑賞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