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咖啡豆價格創10年新高

咖啡漲價或是外因造成

2月中旬以星巴克咖啡漲價為時間節點,瑞幸、Tims首先漲價。自2022年2月16日起,星巴克將對中國內地門店的部分飲品和食品進行小幅價格上調。目前,在星巴克APP上看到,美式、拿鐵、冷萃等部分經典飲品漲價1-2元。瑞幸方表示,從2021年12月開始,數百家門店的外送和自提飲品漲價3元左右,具體是根據門店的運營情況、消費水平等作出的調價決定。知情人士曾向媒體透露,Tims對9款商品進行了價格調整,幅度為1-2元不等。

領漲品牌回應漲價原由:星巴克的漲價理由是考慮到營運成本等因素,瑞幸和Tims說法類似。雲南省咖啡行業協會秘書長李功勤在接受昆明日報採訪時表示,雀巢在雲南報價35元/公斤以上已經持續了1個多月。自2月10日報出37.6元/公斤的收購價後,再沒低過35元/公斤。在他看來,雲南咖啡豆價格大漲儘管有品質提升的因素,但主要原因還是咖啡期貨暴漲等外部因素的推動。

雲南是我國最大的咖啡產地。來自云南省咖啡行業協會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省咖啡種植面積約9.2萬公頃,年產量約14萬噸,種植面積和產量均佔全國的98%以上,但在全球市場只佔1%·2%,在定價方面很難有話語權。雖說現在雲南和重慶分別建立了自己的咖啡交易中心,但對國內咖啡交易價格的影響力平平。雲南咖啡豆的價格依然主要參考咖啡期貨以及雀巢在雲南的報價。

不過,目前云南在大力發展咖啡產業,雲南咖啡豆的品質已經得到國內外多個咖啡品牌的認可。從去年起,星巴克、雀巢、瑞幸等品牌均推出雲南咖啡新品,今年2月開張的中國郵政咖啡以及肯德基在雲南上新的凍乾咖啡,使用的也是“雲南小紅罐”。如果未來形成中國獨有的“雲南咖啡”這個地域品牌,對正在快速成長中國咖啡產業無論是定價權還是品質話語權將有重要明影響。

咖啡漲價的底氣在哪

而幾乎同一時期,喜茶、樂樂茶、奈雪的茶卻相繼宣布降價,喜茶宣稱“今年不推29元以上產品”,樂樂茶降價堅持質量不打折,奈雪的茶承諾每月推出一款不超過19元的新品……都是應對原物料上漲,怎麼新茶飲不漲反跌?實際上,不僅茶飲品牌間供應商多有重疊,連咖啡和奶茶品牌也有一些共同的供應商。從事厚乳生產的塞尚乳業就是瑞幸和喜茶共同的乳製品供應商,而浙江紹興生產的抹茶也供星巴克和喜茶等品牌使用。即使這樣,新茶飲的成本“騰挪空間”天然比咖啡要大一些。雖然茶飲的原料也比較複雜,成本也不甚透明,但由於原材料可以自我掌控,靈活性比咖啡要高。喜茶給出的降價理由是在供應鏈上有所積累,所以可以保證品質,同時降低價格。

業內人士認為,因品牌形成規模化效應而在供應商一端擁有議價權,這種說法雖有一定爭議,但至少,對於目前市場佔有率排名靠前的幾家新茶飲品牌來說完全有可能。在消費市場不斷內捲的今天,無論多少條理由,敢漲價還是需要勇氣的。茶飲頭部品牌不少已經自建了供應鏈、中央廚房降低流通成本,依然擺脫不了虧損的命運。尤其是在中低端品牌逐漸做大影響之際,新式茶飲“活下去”遠比“保定位”更重要,降價促銷也就不難理解了。

另外,從咖啡和奶茶飲品的消費者購買力上分析,星巴克們也確實更有漲價的底氣。據MobData研究院數據,星巴克消費群體主要年齡分佈在25·34歲,佔比達54.1%;其次是35·44歲人群,佔比25.1%;而其用戶主要是企業白領,收入超2萬的佔比近一半,佔比48.8%,具有較強的購買力。而奶茶消費群體年齡在16·25歲的消費群體佔比達41%,無收入或收入有限。26·35歲的消費群體佔比達36%,基本鎖定在校學生或職場新人。兩個群體的差異決定誰對消費價格更敏感。

咖啡漲奶茶跌或許只是變局開始

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無論是國內新茶飲品牌還是國外同行,亦或是圈外企業,都在試著把腳踏進咖啡圈,因為中國咖啡市場的機會終於要來到了。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顯示,預計2023年中國人均現制咖啡年消費量將從2020年的1.8杯增加到5.5杯,現制咖啡市場規模將從2020年的633億元增至2023年的1579億元。

星巴克不再一家獨大,瑞幸打開了10·20元咖啡的大門,Manner、Seesaw、代數學家、M Stand等咖啡新勢力來勢洶洶,甚至海外品牌如Tims、Blue Bottle、Peet’s也在最近瞄準了中國市場,Tims中國計劃在2026年做到2750家門店。中國的咖啡市場,還處於入局者的謀略擴張階段,尚未分出清晰的格局。《2021新茶飲研究報告》指出,從咖啡因成癮飲料角度分析,與2017年美日咖啡因攝入量相比,中國的人均咖啡因攝入量有2倍提升空間。對比來看,當新消費全面遇冷,茶飲增長乏力之時,咖啡競爭的號角才剛剛吹起。